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人妻女友  »  兩個老公真好
兩個老公真好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0_10_无码中文有码中文,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日本特黄一级高清,99热视频这里只有久久精品]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良刚熟悉我时,我的儿子亮只有五岁。现在已是二年级的学生了。有于良喜欢画画写写在单位里有点小名气,我的儿子亮也喜欢画画写写,这样良就以教亮为由经常去她家和我偷欢。

我在性方面的技巧的确很高。无论是性交、口交还是肛交她都能使良快乐无比。

与刚熟悉我时相比无论在性欲还是在技巧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就是连我的丈夫也觉得我在技巧、性欲上比以前有大大的飞跃,在肏屄时龙还经常说我呢。

良和我以前肏屄时下面不需要垫手纸,现在不行了,假如不垫阴水就要淌在床单上了。有一次良和我先在床单上垫了一条浴巾,等肏好后发现阴水渗过浴巾漏到了床单上连下面的垫被也湿了。

仅管良和我戳穴时间要在一小时左右,有时一个半小时但我还觉得不满足,性头越来越高。

我的丈夫龙二年前外出开出租车去了,很少回来,每隔二星期我才去一次。

龙很爱我,但总感觉自己的我有外遇,多次在肏屄时半真半假的问过我,我也似真似假的回答过,龙感到半信半疑。一天下午良还是去我家里教亮习字,正好龙也在家,龙很客气打了招呼,良便教亮习字去了。

到了五点左右,良和我、龙打招呼要回去,我和龙很客气的要良吃了晚饭再走,良也不推辞就答应了。

良和我还有龙都喝了酒,大家喝了许多,三人中要算龙酒量稍差一点,但都还可以。

吃完后良提出要走了,这时才觉得已经很晚了,因为良住在较远,要坐公交车回去。我提醒良:“此时天色已晚,公交车已没有了”。良说:“没事的。”就要走。

这时龙就说:“汽车没了,住在这里吧”。良此时犹豫不决,只见我也朝良看了一下,意思说你留下吧。

良就答应了。良和亮住一间屋,我、龙住一间屋。良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心里想着我。良隐隐听见隔壁我、龙俩在呢呢的说什么,但听不清。良知道我这时也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想着想着良蒙蒙胧胧的睡着了。

我和龙回到房间,和往常一样宽衣熄灯。躺在在床上,我和龙的脑子里各自出现了良的情景。

我仰卧著一动不动,生怕龙怀疑自己的心思,脑海是却回想和良快活的时光,心里阵阵骚动,不知不觉下面的阴道内好象小虫在孺动,知道阴水出来了,但还是装作睡着的样子。

龙也没睡着,心里一直怀疑我和良背着自己在偷情,几乎每次回家,龙总似真非真的对我说:“小屄被人肏过吗?”但我不作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说:“你检查呀”,龙说:“这看不出来的”,我说:“那就看你自己体会唷。”

龙开玩笑的对我说:“要是小屄被人肏了当心我用刀把小屄割下来”。

龙虽检查不出来,但觉得按我现在的年龄两三个星期肏一次应该是很激动的,但有几次为什么显得那麽的平静,我的阴部总是干巴巴的,有时阴茎插进去都有困难,总觉得我在应付了事。所以经常怀疑我被人肏过,就是没证据罢了。

龙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有几次良知道我要去龙那里,就在我走之前先肏一次,加上路途劳累,这样我到了龙那里当然性趣不足下面就干巴巴了。龙心想,这次良住在这里,而且就在隔壁,假如我和良真的有关系,我肯定睡不着的。

假如我和良就算以前偷情过也已经发生了,但要证实自己猜测的结果是否正确。

龙就装作无意翻身,面朝我侧卧睡,一只脚跷在了我的腿上,一只手从我的内裤中伸了进去,先是和平常一样把手放在了我的阴阜上,稍等了一会龙用中指再向下伸入我的阴道口。

龙一惊,心想,平时摸了一会或者两人情调一会下面才会湿,今天没摸也没情调就湿了,而且阴水要比平时多的多。这时在龙的脑子里得出一个结论,我和良早已发生过关系了。

此时我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怕被龙发觉,就把两腿夹了一下。这一夹一动,阴水就向外流了出来,加上龙的抚摩我越发难受,不由自主的把阴部往上挺。龙故意对我说:“睡着了吗?

我不好意思回避说:“模模糊糊要睡着了”。龙知道我在撒谎,也不说穿。我说:“你也没睡着呀?”龙说“还没有。”

我说:“为什么睡不着呀?”龙说“不知道,慢慢会睡着的。今晚你的阴水比平时多了好多?”。我说:“没有,别瞎说。”龙说“象你这样的年龄最想肏屄了,我在外,你难过就找一人吧。

今夜隔壁有了一个所以你睡不着了,是吗小屄?”。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嘴里却说:“没有呀。”

龙知道我的内心世界,但不作声,只是抚摩着我的小屄。被龙一提起住在儿子房间的良,再经龙的抚摩,我的小屄实在受不了,阴水越来越多,阴道也在不停的收缩著。见此情景龙说:“小屄想他难受了吧?”

我没说,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龙知道我在想什么,就说:“我早知道你和他好了,你放心,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开心也是我的开心,因为我太爱你了,知道吗,小屄?”

我还是没说,只是用胳膊搂住龙,深深的吻了一口,同时另一只手握住了龙的阴茎重重的捏了一把。

龙深知我的心思,说“你去叫他过来睡吧!”我说:“行吗?他肯吗?”龙说:“那就看小屄你的本事了。”

我没想到龙如此的宽容,虽然很想和良一起,但也没想今晚三个人一起玩呀,他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呀?我犹豫了一下。

龙接着说“去吧。”我这时才“嗯”了一声,但我还不动,龙轻轻的推了推我,我这才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龙此时想,既然他们已经好上了,背着明著还不都一样吗?

就是那麽一回事。更何况一来我也知道小屄被别人肏是什么样子,以前只看过盘片中的情景,现在来真的肯定还要刺激。二来这样宽容我表明深爱着她,龙虽这样想着但心里总有一些说不出的酸溜溜,心跳加快了,等待着刺激的那一刻。

良在模模糊糊时觉得有人开他的房门,清醒过来后,只见一个人走到床边,低声的对良说:“睡着了吗?”良才知是我。

良心里安奈不住。但还是压制住了,因为亮睡在了旁边。

我低声的对良说:“你过来吧。”良心里是很想和我睡,但龙在家怎么能行呢。

良对我说:“这样不好,我对不起他的。”我说:“不要紧的,他知道了我们的事,他理解我。”良还是不过去。我就俯下身体吻良,一只手在摸良的阴茎。

良的手也从我的三角裤里伸了进去,只觉得我的小屄早已湿透了,良也被摸得难过死了。我对良说:“过去吧。”良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我站起来就走了。良也就起了床。良小心的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房间里开了一只三支光的灯,蒙蒙胧胧的灯光下只见他们夫妻俩躺在床上。良走近床前,这时我叫了声:“来呀。”

良就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边。良虽然躺在了龙能宽容也是良心中期昐我的身边,心里却“嘣、嘣”直跳。

良既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良能和他们一起睡,龙能宽容也是良心中期昐,而且可以当着龙的面肏我,这样当然最刺激了。紧张的是虽然我叫良过去,但良不清楚龙的用意,会产生什么后果?

此时三人谁也没声。良此时心里毫无所措,手不知往哪里放。

这时我的手伸进了良的内裤,一把抓住良的阴茎,开始抚摩起来。

按平时良的阴茎早已坚硬进入了临战状态,但这次由于紧张的缘故勃起慢了些,经过我的捏、勒,从微软转入了临战状态。

良也将手慢慢伸入我的内衣,撩起胸罩抚摩起靠身边的那只属于良的乳房,心里那种迫切的心情无法言语,只好重重的捏了一下乳房暗示我。

良在想入菲菲时,不知不觉将手伸向了另一只乳房。刚伸出就碰上了龙的手,便紧缩回来,良觉得甚是尴尬,把手回到了属于良的那只乳房。

倒是我这时我好象显得很兴奋,一边一只阴茎揪在手里捏著,好象在掂量著二只阴茎的大小、长短、粗细和软硬程度。

良此时已将手慢慢的向下移,在探测龙的手是不是也在摸我的小屄,当手伸入我的内裤后发觉龙不在摸小屄就大胆摸到了阴阜上,滑溜溜的阴毛手感很好,良用手指拈摸玩弄著阴毛的同时,阴茎不由自主的一翘一翘。

玩弄了一会,手便渐渐的再往下,良觉得我的阴部全湿透了,阴水比以前还要多。

良用中指轻轻的在阴道口划来划去,我的阴部也微微的往上擡了,良便用是指迎了上去,渐渐的将手指插入屄中。

这时的我呼吸急束了,喘气声明显的增大了。良边摸边在我的耳边俏俏的说:“小屄好湿,阴水好多哦,我好难过。”

被良一说我越来越难受了,屁股也上下的擡动了,我双手捏著两只阴茎,一左一右动作也快了。良和龙同时觉得我用力很重,深知我已激动了。

我将手用力拉良的阴茎,暗示良快点上来。良此时巴不得立即翻身上马,可是又不好意思先上。

此时龙轻轻的将我的内裤往下拉,我配合著擡直屁股把内裤脱掉了。我轻声对良说:“上来呀。”

这时良也顾不上了,就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抓住良的阴茎先是在小屄上划来划去然后就往小屄里塞,因为阴水多,一下子就插到了底。此时我的小屄里只感到满满的微微的有点胀而且花芯被往里推的感觉。

良感到我的小屄紧紧的裹住阴茎有规律的收缩著,因为肏得很深,阴茎头顶住了花芯,加上我的阴部向上挺著并微微的运动,良觉得龟头有些发麻,此时的良已全身心的投入,体会着我给他的快活,享受着人生最大的刺激和幸福。

我也发出“嘶…啊…嘶…啊…”的声音。龙根据他平时的判定,知道良的阴茎已深深的扎入了我我的小屄里。龙的心里一片茫然,心里象有无数的蚂蚁在爬,象掉进了醋缸里一样酸溜溜的不是滋味……等龙稍清醒了一下,觉得自己的阴茎已松软下来,爱液早已流了出来,我的手也不象刚才那样摸得起劲了,停停摸摸摸摸停停,知道我已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了。我和良边吻边肏,不时的发出“嘶…啊…嗯”的声音。

龙觉从没听见过我我声音叫得这样响叫得如此的难受,由于龙刺激过度,阴茎反而没有刚才那麽坚硬了。

此时的我和良正肏得起劲,良用阴茎故意的在小屄里一翘一翘挑逗我,我也有意的一收一放,弄的小屄有种非常难受,有劲使不出感觉。

过了一会良就慢慢的抽插起来,先是用九浅一深方法肏,等到我小屄里难熬之时良就用力的刺、挑、磨、撬肏著小屄,还双手抓住了我的乳房不停的接吻。

抽插了一阵,良知道我要屏了,因为良刚插入小屄时我的一只手还在摸龙的阴茎,这时我双手按住了良的屁股,良就顶住不动让我自已上下的运动,因为我有个习惯在高潮将要来临时要求阴茎顶住花芯不动,自己上下运动。

这时我运动越来越剧烈了,还不时发出了“嘶…啊…嘶…啊”的声音,最后发出了“嗳…哇…嗳…哇…里边抖了,”的叫声。龙听见我这样叫喊,知道在拼命的屏,要来高潮了,便握住我的手用力的捏著。过一会我“嘘……”

的一声长叹,我的第一次高潮过了。良这时,也加紧的抽插,动作明显的加快。只觉得阴茎头顶在了我的花芯上划来划去,奇痒难忍,这时我也高高的擡起屁股,两腿分得更开,好让良肏得更深。

我的这一动作使本来感到难于承受的良更加感到无能承受了。我这时也感到良差不多要射了,便用力的吸吮。良这时轻轻的对我说:“小屄,我要射了”。我“嗯”了声。嗳哇…嗳哇…小屄进来了”。一股精液就喷进了屄的泞处。

良在射精时有高声叫喊的特点,以前良和我肏屄时叫喊得更响,我总要叫良小声点,怕丈夫不在家被隔壁听见了引起怀疑,这次良虽然叫喊也不比以前,是因为还有龙在旁边呢。

被良这么一叫这时的我又性奋了,只感到花芯里热乎乎享受着热精浇花芯的快活。良再抽插了一阵,感到力不从心了,就对我说:“小屄我不行了。”我也感到良的阴茎不如刚才了,就“嗯”了一声。

良就拨了出来,翻身下来。由于龙在旁边良总感到刺激和有些紧张,要是平时良不会这么快就射精的,良下来后,我的性奋期还没过,良阴茎后拔出,我感到屄里空荡荡的,就拉着龙的阴茎说:“上来呀!”

这时龙就翻身上去。因为良在戳我时,龙的阴茎也硬的难受了,加上看自己的我被别人肏得如此的开心和骚,心里早已迫不住了,但又无奈,因为他实在爱我了,只要我开心就什么都不顾了。

龙翻身上去后,我马上抓住龙的阴茎对准小屄,龙一挺,阴茎滑溜溜的钻了进去。

龙的阴茎在拼命的往里扎的同时,体会着我的感觉,觉得我的小屄不象平时,虽然此时我的性头还很高,屄里没了那种紧咬的感觉,花芯也顶不到了,屄里还有那种浓稠之感。

龙一边抽插一边体会著。我也体会著两个男人的不同感觉。良把阴茎拔出后我的屄里有空洞之感,现在虽然龙肏了进来,仍感到不满足,体现不出刚才那种强烈的感觉,有种抓不到摸不著说不出的痒痒。

这时的良在旁边凭著感觉,只觉得龙一插一抽我的阴部一擡一落,配合得很默契,过一会龙的运动幅度小了。

这时我放弃了手中良的阴茎,双手用力按住龙的屁股自己运动。良知道我又要来高潮了就用手去摸我的乳房,这时我发出了“嗳…哇…嗳…哇,里边抖了,嘶…啊…唷…”

喊叫声,龙顶住了花芯,龟头也觉得的微微的有节奏的抖动,我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接着龙加快了运动,用力的抽插著,过了一阵,龙的动作慢慢的缓下来了,最后伏在了我的身上。

良知道龙射了。龙下来后,我马上拿了纸垫在了屁股下面。良在我的耳边俏俏的说:“这一下吃饱了吧,”

我兴奋的笑了笑说:“里边好多精子出来了,床上有都些湿了。”

我处理了一下后,两只手握著良和龙的阴茎体会著刚才的一切。由于三人都感到有些累了,不知不觉的就慢慢的都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我先醒来了,二只手还揪在二只阴茎上,掂量著二只阴茎在疲软情况下的差异。

这时的良和龙也醒了。睡了一觉,体力也恢复了,二只阴茎经我搓摸又很硬了。

良也摸着我的小屄,吸吮着我的乳头,此时龙也在吸吮着我的另一只奶。

也许是昨晚的精子还没全部出来,加上小屄的阴水本来就多,良摸到小屄上粘乎乎的。摸了一阵后,我的阴部又在不停的上下擡动了,我话也没说就爬到了良的身上,把良的阴茎挡进自已的屄里,成了女上位的姿势,并上下运动着。

过了一会我对龙说:“上来呀。”这时龙才知道我的小屄要同时吃二只阴茎。龙爬起来,跪在我的后面握著阴茎从我的后面插了进去。

由于是第一次,动作生硬,加上小屄紧裹在良的阴茎上,龙一下插不进去。这时我伏在良的身上,双手向后扒开小屄,龙的阴茎才插了进去。

本来我的小屄很紧,现在又插入一只,良和龙的阴茎感到非常的紧,我也从未感到那麽的胀,细细的品偿著二个男人给她的快乐。

良刚熟悉我时,我的儿子亮只有五岁。现在已是二年级的学生了。有于良喜欢画画写写在单位里有点小名气,我的儿子亮也喜欢画画写写,这样良就以教亮为由经常去她家和我偷欢。

我在性方面的技巧的确很高。无论是性交、口交还是肛交她都能使良快乐无比。

与刚熟悉我时相比无论在性欲还是在技巧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就是连我的丈夫也觉得我在技巧、性欲上比以前有大大的飞跃,在肏屄时龙还经常说我呢。

良和我以前肏屄时下面不需要垫手纸,现在不行了,假如不垫阴水就要淌在床单上了。有一次良和我先在床单上垫了一条浴巾,等肏好后发现阴水渗过浴巾漏到了床单上连下面的垫被也湿了。

仅管良和我戳穴时间要在一小时左右,有时一个半小时但我还觉得不满足,性头越来越高。

我的丈夫龙二年前外出开出租车去了,很少回来,每隔二星期我才去一次。

龙很爱我,但总感觉自己的我有外遇,多次在肏屄时半真半假的问过我,我也似真似假的回答过,龙感到半信半疑。一天下午良还是去我家里教亮习字,正好龙也在家,龙很客气打了招呼,良便教亮习字去了。

到了五点左右,良和我、龙打招呼要回去,我和龙很客气的要良吃了晚饭再走,良也不推辞就答应了。

良和我还有龙都喝了酒,大家喝了许多,三人中要算龙酒量稍差一点,但都还可以。

吃完后良提出要走了,这时才觉得已经很晚了,因为良住在较远,要坐公交车回去。我提醒良:“此时天色已晚,公交车已没有了”。良说:“没事的。”就要走。

这时龙就说:“汽车没了,住在这里吧”。良此时犹豫不决,只见我也朝良看了一下,意思说你留下吧。

良就答应了。良和亮住一间屋,我、龙住一间屋。良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心里想着我。良隐隐听见隔壁我、龙俩在呢呢的说什么,但听不清。良知道我这时也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想着想着良蒙蒙胧胧的睡着了。

我和龙回到房间,和往常一样宽衣熄灯。躺在在床上,我和龙的脑子里各自出现了良的情景。

我仰卧著一动不动,生怕龙怀疑自己的心思,脑海是却回想和良快活的时光,心里阵阵骚动,不知不觉下面的阴道内好象小虫在孺动,知道阴水出来了,但还是装作睡着的样子。

龙也没睡着,心里一直怀疑我和良背着自己在偷情,几乎每次回家,龙总似真非真的对我说:“小屄被人肏过吗?”但我不作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说:“你检查呀”,龙说:“这看不出来的”,我说:“那就看你自己体会唷。”

龙开玩笑的对我说:“要是小屄被人肏了当心我用刀把小屄割下来”。

龙虽检查不出来,但觉得按我现在的年龄两三个星期肏一次应该是很激动的,但有几次为什么显得那麽的平静,我的阴部总是干巴巴的,有时阴茎插进去都有困难,总觉得我在应付了事。所以经常怀疑我被人肏过,就是没证据罢了。

龙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有几次良知道我要去龙那里,就在我走之前先肏一次,加上路途劳累,这样我到了龙那里当然性趣不足下面就干巴巴了。龙心想,这次良住在这里,而且就在隔壁,假如我和良真的有关系,我肯定睡不着的。

假如我和良就算以前偷情过也已经发生了,但要证实自己猜测的结果是否正确。

龙就装作无意翻身,面朝我侧卧睡,一只脚跷在了我的腿上,一只手从我的内裤中伸了进去,先是和平常一样把手放在了我的阴阜上,稍等了一会龙用中指再向下伸入我的阴道口。

龙一惊,心想,平时摸了一会或者两人情调一会下面才会湿,今天没摸也没情调就湿了,而且阴水要比平时多的多。这时在龙的脑子里得出一个结论,我和良早已发生过关系了。

此时我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怕被龙发觉,就把两腿夹了一下。这一夹一动,阴水就向外流了出来,加上龙的抚摩我越发难受,不由自主的把阴部往上挺。龙故意对我说:“睡着了吗?

我不好意思回避说:“模模糊糊要睡着了”。龙知道我在撒谎,也不说穿。我说:“你也没睡着呀?”龙说“还没有。”

我说:“为什么睡不着呀?”龙说“不知道,慢慢会睡着的。今晚你的阴水比平时多了好多?”。我说:“没有,别瞎说。”龙说“象你这样的年龄最想肏屄了,我在外,你难过就找一人吧。

今夜隔壁有了一个所以你睡不着了,是吗小屄?”。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嘴里却说:“没有呀。”

龙知道我的内心世界,但不作声,只是抚摩着我的小屄。被龙一提起住在儿子房间的良,再经龙的抚摩,我的小屄实在受不了,阴水越来越多,阴道也在不停的收缩著。见此情景龙说:“小屄想他难受了吧?”

我没说,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龙知道我在想什么,就说:“我早知道你和他好了,你放心,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开心也是我的开心,因为我太爱你了,知道吗,小屄?”

我还是没说,只是用胳膊搂住龙,深深的吻了一口,同时另一只手握住了龙的阴茎重重的捏了一把。

龙深知我的心思,说“你去叫他过来睡吧!”我说:“行吗?他肯吗?”龙说:“那就看小屄你的本事了。”

我没想到龙如此的宽容,虽然很想和良一起,但也没想今晚三个人一起玩呀,他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呀?我犹豫了一下。

龙接着说“去吧。”我这时才“嗯”了一声,但我还不动,龙轻轻的推了推我,我这才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龙此时想,既然他们已经好上了,背着明著还不都一样吗?

就是那麽一回事。更何况一来我也知道小屄被别人肏是什么样子,以前只看过盘片中的情景,现在来真的肯定还要刺激。二来这样宽容我表明深爱着她,龙虽这样想着但心里总有一些说不出的酸溜溜,心跳加快了,等待着刺激的那一刻。

良在模模糊糊时觉得有人开他的房门,清醒过来后,只见一个人走到床边,低声的对良说:“睡着了吗?”良才知是我。

良心里安奈不住。但还是压制住了,因为亮睡在了旁边。

我低声的对良说:“你过来吧。”良心里是很想和我睡,但龙在家怎么能行呢。

良对我说:“这样不好,我对不起他的。”我说:“不要紧的,他知道了我们的事,他理解我。”良还是不过去。我就俯下身体吻良,一只手在摸良的阴茎。

良的手也从我的三角裤里伸了进去,只觉得我的小屄早已湿透了,良也被摸得难过死了。我对良说:“过去吧。”良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我站起来就走了。良也就起了床。良小心的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房间里开了一只三支光的灯,蒙蒙胧胧的灯光下只见他们夫妻俩躺在床上。良走近床前,这时我叫了声:“来呀。”

良就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边。良虽然躺在了龙能宽容也是良心中期昐我的身边,心里却“嘣、嘣”直跳。

良既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良能和他们一起睡,龙能宽容也是良心中期昐,而且可以当着龙的面肏我,这样当然最刺激了。紧张的是虽然我叫良过去,但良不清楚龙的用意,会产生什么后果?

此时三人谁也没声。良此时心里毫无所措,手不知往哪里放。

这时我的手伸进了良的内裤,一把抓住良的阴茎,开始抚摩起来。

按平时良的阴茎早已坚硬进入了临战状态,但这次由于紧张的缘故勃起慢了些,经过我的捏、勒,从微软转入了临战状态。

良也将手慢慢伸入我的内衣,撩起胸罩抚摩起靠身边的那只属于良的乳房,心里那种迫切的心情无法言语,只好重重的捏了一下乳房暗示我。

良在想入菲菲时,不知不觉将手伸向了另一只乳房。刚伸出就碰上了龙的手,便紧缩回来,良觉得甚是尴尬,把手回到了属于良的那只乳房。

倒是我这时我好象显得很兴奋,一边一只阴茎揪在手里捏著,好象在掂量著二只阴茎的大小、长短、粗细和软硬程度。

良此时已将手慢慢的向下移,在探测龙的手是不是也在摸我的小屄,当手伸入我的内裤后发觉龙不在摸小屄就大胆摸到了阴阜上,滑溜溜的阴毛手感很好,良用手指拈摸玩弄著阴毛的同时,阴茎不由自主的一翘一翘。

玩弄了一会,手便渐渐的再往下,良觉得我的阴部全湿透了,阴水比以前还要多。

良用中指轻轻的在阴道口划来划去,我的阴部也微微的往上擡了,良便用是指迎了上去,渐渐的将手指插入屄中。

这时的我呼吸急束了,喘气声明显的增大了。良边摸边在我的耳边俏俏的说:“小屄好湿,阴水好多哦,我好难过。”

被良一说我越来越难受了,屁股也上下的擡动了,我双手捏著两只阴茎,一左一右动作也快了。良和龙同时觉得我用力很重,深知我已激动了。

我将手用力拉良的阴茎,暗示良快点上来。良此时巴不得立即翻身上马,可是又不好意思先上。

此时龙轻轻的将我的内裤往下拉,我配合著擡直屁股把内裤脱掉了。我轻声对良说:“上来呀。”

这时良也顾不上了,就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抓住良的阴茎先是在小屄上划来划去然后就往小屄里塞,因为阴水多,一下子就插到了底。此时我的小屄里只感到满满的微微的有点胀而且花芯被往里推的感觉。

良感到我的小屄紧紧的裹住阴茎有规律的收缩著,因为肏得很深,阴茎头顶住了花芯,加上我的阴部向上挺著并微微的运动,良觉得龟头有些发麻,此时的良已全身心的投入,体会着我给他的快活,享受着人生最大的刺激和幸福。

我也发出“嘶…啊…嘶…啊…”的声音。龙根据他平时的判定,知道良的阴茎已深深的扎入了我我的小屄里。龙的心里一片茫然,心里象有无数的蚂蚁在爬,象掉进了醋缸里一样酸溜溜的不是滋味……等龙稍清醒了一下,觉得自己的阴茎已松软下来,爱液早已流了出来,我的手也不象刚才那样摸得起劲了,停停摸摸摸摸停停,知道我已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了。我和良边吻边肏,不时的发出“嘶…啊…嗯”的声音。

龙觉从没听见过我我声音叫得这样响叫得如此的难受,由于龙刺激过度,阴茎反而没有刚才那麽坚硬了。

此时的我和良正肏得起劲,良用阴茎故意的在小屄里一翘一翘挑逗我,我也有意的一收一放,弄的小屄有种非常难受,有劲使不出感觉。

过了一会良就慢慢的抽插起来,先是用九浅一深方法肏,等到我小屄里难熬之时良就用力的刺、挑、磨、撬肏著小屄,还双手抓住了我的乳房不停的接吻。

抽插了一阵,良知道我要屏了,因为良刚插入小屄时我的一只手还在摸龙的阴茎,这时我双手按住了良的屁股,良就顶住不动让我自已上下的运动,因为我有个习惯在高潮将要来临时要求阴茎顶住花芯不动,自己上下运动。

这时我运动越来越剧烈了,还不时发出了“嘶…啊…嘶…啊”的声音,最后发出了“嗳…哇…嗳…哇…里边抖了,”的叫声。龙听见我这样叫喊,知道在拼命的屏,要来高潮了,便握住我的手用力的捏著。过一会我“嘘……”

的一声长叹,我的第一次高潮过了。良这时,也加紧的抽插,动作明显的加快。只觉得阴茎头顶在了我的花芯上划来划去,奇痒难忍,这时我也高高的擡起屁股,两腿分得更开,好让良肏得更深。

我的这一动作使本来感到难于承受的良更加感到无能承受了。我这时也感到良差不多要射了,便用力的吸吮。良这时轻轻的对我说:“小屄,我要射了”。我“嗯”了声。嗳哇…嗳哇…小屄进来了”。一股精液就喷进了屄的泞处。

良在射精时有高声叫喊的特点,以前良和我肏屄时叫喊得更响,我总要叫良小声点,怕丈夫不在家被隔壁听见了引起怀疑,这次良虽然叫喊也不比以前,是因为还有龙在旁边呢。

被良这么一叫这时的我又性奋了,只感到花芯里热乎乎享受着热精浇花芯的快活。良再抽插了一阵,感到力不从心了,就对我说:“小屄我不行了。”我也感到良的阴茎不如刚才了,就“嗯”了一声。

良就拨了出来,翻身下来。由于龙在旁边良总感到刺激和有些紧张,要是平时良不会这么快就射精的,良下来后,我的性奋期还没过,良阴茎后拔出,我感到屄里空荡荡的,就拉着龙的阴茎说:“上来呀!”

这时龙就翻身上去。因为良在戳我时,龙的阴茎也硬的难受了,加上看自己的我被别人肏得如此的开心和骚,心里早已迫不住了,但又无奈,因为他实在爱我了,只要我开心就什么都不顾了。

龙翻身上去后,我马上抓住龙的阴茎对准小屄,龙一挺,阴茎滑溜溜的钻了进去。

龙的阴茎在拼命的往里扎的同时,体会着我的感觉,觉得我的小屄不象平时,虽然此时我的性头还很高,屄里没了那种紧咬的感觉,花芯也顶不到了,屄里还有那种浓稠之感。

龙一边抽插一边体会著。我也体会著两个男人的不同感觉。良把阴茎拔出后我的屄里有空洞之感,现在虽然龙肏了进来,仍感到不满足,体现不出刚才那种强烈的感觉,有种抓不到摸不著说不出的痒痒。

这时的良在旁边凭著感觉,只觉得龙一插一抽我的阴部一擡一落,配合得很默契,过一会龙的运动幅度小了。

这时我放弃了手中良的阴茎,双手用力按住龙的屁股自己运动。良知道我又要来高潮了就用手去摸我的乳房,这时我发出了“嗳…哇…嗳…哇,里边抖了,嘶…啊…唷…”

喊叫声,龙顶住了花芯,龟头也觉得的微微的有节奏的抖动,我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接着龙加快了运动,用力的抽插著,过了一阵,龙的动作慢慢的缓下来了,最后伏在了我的身上。

良知道龙射了。龙下来后,我马上拿了纸垫在了屁股下面。良在我的耳边俏俏的说:“这一下吃饱了吧,”

我兴奋的笑了笑说:“里边好多精子出来了,床上有都些湿了。”

我处理了一下后,两只手握著良和龙的阴茎体会著刚才的一切。由于三人都感到有些累了,不知不觉的就慢慢的都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我先醒来了,二只手还揪在二只阴茎上,掂量著二只阴茎在疲软情况下的差异。

这时的良和龙也醒了。睡了一觉,体力也恢复了,二只阴茎经我搓摸又很硬了。

良也摸着我的小屄,吸吮着我的乳头,此时龙也在吸吮着我的另一只奶。

也许是昨晚的精子还没全部出来,加上小屄的阴水本来就多,良摸到小屄上粘乎乎的。摸了一阵后,我的阴部又在不停的上下擡动了,我话也没说就爬到了良的身上,把良的阴茎挡进自已的屄里,成了女上位的姿势,并上下运动着。

过了一会我对龙说:“上来呀。”这时龙才知道我的小屄要同时吃二只阴茎。龙爬起来,跪在我的后面握著阴茎从我的后面插了进去。

由于是第一次,动作生硬,加上小屄紧裹在良的阴茎上,龙一下插不进去。这时我伏在良的身上,双手向后扒开小屄,龙的阴茎才插了进去。

本来我的小屄很紧,现在又插入一只,良和龙的阴茎感到非常的紧,我也从未感到那麽的胀,细细的品偿著二个男人给她的快乐。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2-10更新.